发布出售 发布求购
发布货源 发布船源
联系我们
业务咨询:13151204560
电话登记:18005210799
地址:江苏省邳州市沿河路13号
网址:www.jscbzj.com
原油销售停止,远洋船舶隔离…中国制造面临的攻防战!

作为全球大的原材料消费国,疫情期间,中国市场受到了一定的影响,全球主要商品的贸易也几乎都受到了波及:石油需求下跌了20%,炼油厂运营放缓,液化天然气、煤矿生产减速……

拉丁美洲停止了对中国的原油销售,船舶在澳大利亚被隔离,印度尼西亚计划停止从亚洲国家进口食品。从伦敦的铜到吉隆坡的棕榈油,世界各地的大宗商品都在观望中国。

连锁反应之下,中国制造的集群优势会不会受到威胁?中国制造供应链如何更聪明更强大?针对当前供应链出现的紊乱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影响,如何应对?

波及全球供应链

新冠肺炎疫情波及了全球供应链。

首先跑不动的,是物流。

海上运输备受打击。按体积计算,世界货物贸易中约有80%是海上运输,世界上十个繁忙的集装箱港口中的七个在中国。截至2月9日,Alphaliner海事咨询公司根据中国主要港口的集装箱观察到,从1月20日开始中国港口出货量下降20%。

航空方面,航空运输是易碎、易腐或高价值货物的关键运输方式之一,空中航行的中断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化学产品、药品,高科技产品和机械行业关键性产品的生产。


陆上交通,则呈现了本土性而非国际性的特点。它直接限制了工人流动,使货物积压。复工到恢复产能需要一个过程。复工多少,产能释放多少,并不是一个工厂宣布复工就能满负荷运转了。

上述因素交织传导,使供应链呈现全球一损俱损局面。

以汽车产业为例。湖北汽车产量占全国的8%左右,还分布了数千家零部件供应商,为全球供货。

由于中国的供应链紧张,法国汽车制造商雷诺在韩国的子公司RSM只能间断性停产釜山工厂。菲亚特克莱斯勒发出预警,供应链中断可能在两到四周内威胁到该公司一家欧洲工厂的生产。

供应链紧张的影响,从中国各地辐射到韩国、日本等近邻,进一步渗透到欧洲和美国本土。

美欧重整队形

美国国防部每年都会发布关于制造业基础的调研报告,近年来用了大量的数据鼓吹中国制造威胁论。在2018年10月份出台的一份《美国制造业供应链弹性与脆弱性》报告中,详细地指出了中国供应链对美国工业的影响与损害。

2019年,美国开始对这些漏洞进行一一封堵。

今年1月份,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Fox电视采访的时候表态,这次疫情,有助于制造回归美国。即使有些制造业搬不回美国,那好也离开中国。

5G首当其冲。2月初美国司法部长在大学与智库会议上发表主题演讲,建议美国公司入股爱立信和诺基亚,期待这两个公司分别为17%和14%的5G市场份额。

同时,美国政府计划开发5G基础架构硬件。

全球化分工精神,被美国的挤压而被削弱。

来自欧盟国家的态度同样不容忽视。1月份,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(VDMA)发表声明,表示中国对企业的国家补贴和排斥外国企业的自我封闭机制,导致了德国和中国机械制造商之间的不公平竞争。该组织是德国“工业4.0”的发起者和主要推动者,代表了6000多家机械制造商的利益。在2019年前9个月,德国机械向中国出口了160亿美元,仅次于美国。VDMA此次出台的这份小型报告名称为《中国对手:贸易政策工具新调整》。报告呼吁德国和欧盟审查欧盟的贸易政策工具,应对中国的新形势。值得注意的是,VDMA批评中国不仅向国有企业,而且也在向私营企业发放补贴。

这些来自欧洲非政府组织的呼声,有愈演愈烈之势。

守护中国制造供应链

全球供应链都是相互镶嵌的。中国疫情打乱了全球的制造业务,是因为中国经济在全球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已经达到16%。


全球受影响大的产业是什么?根据欧瑞公司的预测,影响大的三项产业是家庭用品、高科技产品、纺织产品;其次是机械设备、橡胶、医药和医疗用品及化学品。这主要是跟中国出口占比有关,影响高的三大产业,在中国2018年的出口全球占比都超过20%,日用品更是超过33%。高科技产品中,智能手机、VR头显、游戏主机等技术类产品都将会出现供应短缺现象。随着这些行业的生产中断,将对全球供应链产生不利影响,这些产业的公司有可能寻找替代供应商。

这次疫情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教训:就目前而言,大多数企业过于依赖一两个主要供应来源。相信许多公司,都会从中学习并建立有弹性的供应。如果一家企业有多个相同产品的供应商,那么在出现紧急状况的时候,它们可以将损失降到小。非常有可能出现的变化是,分布式供应链将取代集中式供应链,多元供应商取代单一供应商。

但是,想打开供应链的结并不容易。供应链具有强烈的结网效应,有些网状节点是死扣,很难解开。工业巨头都想避免对单一供应商的依赖,但这一点其实很难做到,尤其是对源头供应商。

有些依赖,则非常隐蔽。

随着芯片微型化发展,关键产品越来越隐形地集中在寡头手中。这背后的原因主要是各级供应商都有严密的工艺流程耦合,涉及到几百个工序,一旦完成“生产线认可”,再次改动将是伤筋动骨的大事。因此临时换流程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不是所有的行业都具有供应链网状效应的保护,也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找到好的妥协方案,中国制造供应链面临一场攻防战。这里面既有来自美国的挤压、欧盟日本的警惕,也有其他国家的虎视眈眈。各国企业是否会松动其在中国的供应链,还是中国供应链的结网效应令其终无法替代?

按照全球产业链环节的影响程度,确定当前优先复工、有序复工的次序是第一步,理解产业链松动可能带来的持久风险,应是比当下的经济增速更为重要的战略关注点。国外制造商会迫切寻找潜在替代商,这些链条一旦失去,就很难再补回来。